header photo

导读275

笑蜀:无论如何,中国必须在朝核问题上主动出击

September 6, 2017

2017-09-06  民国杂货铺

 

摘要:无论如何,中国必须在朝核问题上主动出击,必须支持韩国主导的半岛统一进程,这两点做到,中国才能拥有半岛问题上一定程度的话语权,未来也才能在东亚地区有一个友善的和平的国际环境。否则,中国将不得不面对朝鲜核讹诈、核打击、核污染的阴影,不得不面对韩国不断高涨的敌意,不得不面对东亚新冷战的噩梦。一切不堪设想。

 

对朝外交是中国三十年来最大的外交失败之一,已渐成民间共识。但客观地讲,三十年来的对朝外交并非总是失败。至少有过两次突破:一次是1992年邓小平主导的中韩建交,一次是2014年新的领导人高调访韩。两次突破虽未挽回败局,但其努力值得肯定,更重要的是,它为今后对朝外交突围指出了方向。

什么方向?就是中韩合作、中韩友好的方向。

 

历史已经证明,中韩关系是半岛局势的枢纽所在。中韩关系危则半岛危,中韩关系安则半岛安。要解决半岛问题,中韩必须携手,没有别的路可走。

 

而这也是可能的。

 

这首先因为韩国至少不是中国的敌人,道理显而易见:得罪中国这样的大国,对韩国没有任何好处。恰恰相反,韩国一直以来的努力,是在半岛大国角逐中,尽可能保持某种平衡,而非像一些人想像的那样,刻意向美日一边倒,刻意追随美国与中国为敌。这也不只是基于平衡的需要,民族主义情绪极强烈的韩国,无论对美、对日,其实都没那么驯服。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朝鲜的威胁,韩国容不容得下美国在半岛的军事存在,恐怕都是两说。对日本,韩国更不客气,在独岛问题上,在慰安妇问题上,韩国朝野一直都很强硬。

 

传说中对中国的“包围圈”,以美日韩为主体。美日两国,的确利益攸关声气相通,但韩国不然,韩国有很强的独立性。破解可能的美韩日同盟,韩国是突破口。1992年中韩建交,2014年中国新领导人高调访韩,两次突破都有这方面的考量,绝非只有经济上的考量。

 

两次突破都是大手笔,尤其第二次即2014年新领导人访韩前后,中韩经贸更是节节升温,简直到了蜜月期。当时我在台湾访学,我知道很多台湾朋友对韩国很嫉妒,一是嫉妒韩国的经济增长,早把一度同为“亚洲四小龙”的台湾远远抛在后面。再就是嫉妒北京对韩国的经贸待遇,认为北京对台湾在经贸上斤斤计较,倒是对韩国特别优厚。正是在此蜜月期,中韩关系的一个更大突破提上议事日程,即建立中韩自贸区和中日韩自贸区。截止目前,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已逾十一轮。中韩自贸协定更是早在2015年12月20日签字生效。

 

如果不被搅局,保持政策的连续性,中韩自贸升级,中日韩自贸区落地,那么东亚地区就会出现一个人口总量超过十五亿的经济共同体。这个经济共同体的作用将不限于经济,很可能在地缘政治中起作用,奠定中日韩互助互惠、共存共荣的基础,最终从经济共同体发展到命运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一旦实现,传说中的美日韩同盟将不复有,以东亚为舞台的新冷战将不复有,这对亚太和平的意义、对世界和平的意义,怎么估量都不过分。这才是中国半岛政策乃至亚太政策的正道。

 

但遗憾的是,中国半岛政策乃至亚太政策常常偏离这一正道,建立东亚经济共同体最需要的政策连续性,恰恰最为匮乏。

 

搅局来自两个方向。其一来自朝鲜。朝鲜的搅局是必然的,因为中日韩尤其中韩走得越近,对朝鲜的威胁就越大。这也是当年金日成一听中韩建交就暴跳如雷的原因,但金日成再怎么愤怒也没用,除了在北京申办奥运会时指令其代表投反对票,他没有任何杀手锏。这教训对朝鲜刻骨铭心,后来其不顾一切发展核武,部分原因就在这里。核武不仅是朝鲜讹诈中国的唯一砝码,也是离间中日韩尤其离间中韩的利器。

 

另一种搅局,来自中国内部的利益集团。没有他们配合,北朝鲜核试不可能如此神速,其核讹诈、核离间的战略不可能如此成功。他们的种种借口其实早就破产,所谓中朝“血盟”纯属单相思,北朝鲜对所谓“中修”的仇恨,一点不亚于中苏翻脸后,北京对“苏修”的仇恨。只不过因为在物质援助上有求于中国,才不得不给中国留点面子罢了。利用朝鲜做中美之间的战略缓冲,在远距离打击成为主要作战方式的今天更无必要。其实不是中国需要朝鲜,而仅仅是利益集团需要朝鲜,他们需要朝鲜来支撑“亡我之心不死”的神话,从而为利益集团绑架国家提供合法性和正当性,绝不容中日韩尤其中韩走近。这点上他们跟朝鲜早是默契。

 

因为内外两种搅局,邓小平开创的对韩友好难以持续。剧情不断翻转,终于走到今天,不仅中韩关系被撕裂,不仅中韩经济共同体、中日韩经济共同体有可能前功尽弃,从而危及亚太和平和世界和平的大局;更致命的是,一如近日美国国务卿访华时,中国政府不得不承认的,朝核危机已迫在眉睫。迫在眉睫的朝核危机,无疑是悬于中华民族头顶的达摩克利斯剑,给中华民族造成严重的生存危机。

 

对朝核危机,美国政府已经表现出零容忍的态度,其国务卿近日扬言不排除军事手段。但我认为既不能对北朝鲜有幻想,对美国幻想过多恐怕也不切实际。这一则因为只要朝核不到实战化阶段,尤其不到远程投射阶段,对美国本土就没有打击能力,美国就难有切肤之痛,而可能更多只是拿朝核当由头,继续强化美国在远东的军事存在,继续推进可能的美日韩同盟。其二则因为特朗普政府是个“大嘴”政府,典型例子是前不久其国务卿对南海问题的表态,先强硬声称要封锁中国在南海修建的人工岛,遭到舆论反击,马上闭嘴,再无下文。所以特朗普政府对朝核的强硬可能只是口炮,不能把解决朝核危机的希望都押在美国身上。

 

必须清楚,朝核危机最大的受害者不是美国,是中国和韩国。在朝核问题上,中韩两国必须承担自己的责任,必须合作,共同解决朝核危机。这对韩国不是问题,韩国早就表现出跟中国合作的强烈意愿。早在2013年,韩国国防部就明确宣布,不加入美国弹道导弹防御计划。这么做当然是因为不愿伤害中韩关系,为朝核问题上可能的中韩合作留出空间。2014年,韩国总统更是顶着国际社会的压力,接受中国邀请登上北京大阅兵的观礼台,目的也是希望加强中韩合作,以遏制朝鲜的核武计划。但无论朝核危机如何升级,半岛局势如何恶化,也无论韩国如何焦虑,如何从满怀希望一步步走到失望,最后走到绝望,中国政府永远以不变应万变,永远只有“六方会谈”一味药。

 

中国坚持六方会谈的意图,说穿了就一个,既要保证“金家王朝”的安全,又要实现朝鲜去核化,即熊与鱼掌都要。但近年的局势演变已经证明,保证“金家王朝”的安全跟朝鲜去核化,是彼此冲突的两个目标。这首先因为,“金家王朝”早已经穷途末路,除了发展核武,没有任何可以保护其政权安全的手段。它必须靠核讹诈才能得到基本的物质供应,维持基本生存。其次,它必须靠核武才能离间中日韩尤其离间中韩,以绑架中国和俄国,让自己可以因中俄朝与美日韩的新冷战火中取栗。所以,“金家王朝”与核武已经合体,要去核就不可能保留“金家王朝”,要保留“金家王朝”就不可能去核,熊与鱼掌不可兼得。“六方会谈”的现实基础至此不复存在。

 

朝鲜什么时候发展出远程投射能力,尚难断言,但朝鲜核武进入实战化阶段应已不远。即便在不具备实战能力的当下,朝鲜无须发射核武,仅仅一场核泄漏,就足以让中国东北遭到严重损害。而以朝鲜低下的科技和低下的治理能力,这是大概率事件,这才是迫在眉睫的朝核危机中,最迫在眉睫的危机。

 

所以,在朝核问题上,中国再也拖不起了。而且亡羊补牢,时犹未晚——“萨德”系统诚然已经入韩,但韩国是不情不愿的,美日韩同盟并未成型,韩国还有争取空间,虽然时日已经不多。

 

要实现中韩合作,中国半岛政策必须拨乱反正。中国政府有必要以实际行动表现诚意。这实际行动就是对朝鲜核武采取断然措施。不必坐待美国所谓“斩首行动”,中国自己主动出击。

 

这可以分作以下几个步骤:

 

首先,用霹雳手段,彻底控制、彻底毁坏朝鲜核武基地,让朝鲜彻底丧失核能力。同时在中国控制区建立隔离区,收容可能的朝鲜难民。这是最低限度。

 

其次,帮助朝鲜人民建立可南北对话、可南北合作的新政府。

 

再次,在南北对话、南北合作的基础上,支持韩国主导的半岛统一。

 

最后,在半岛统一后,与韩国共同推动美国军事力量从半岛撤出,彻底中止美日韩导弹防御计划。以美日韩导弹防御计划为基础的美日韩同盟,也就无从谈起。韩国不仅不存在向美国一边倒的问题,反而会跟中日两国尤其跟中国建立经济共同体,在此基础上形成中日韩命运共同体,实现亚太永久和平。

 

这计划或太理想化,到底有多少可操作性,还需要讨论。但无论如何,中国必须在朝核问题上主动出击,必须支持韩国主导的半岛统一进程,这两点做到,中国才能拥有半岛问题上一定程度的话语权,未来也才能在东亚地区有一个友善的和平的国际环境。否则,中国将不得不面对朝鲜核讹诈、核打击、核污染的阴影,不得不面对韩国不断高涨的敌意,不得不面对东亚新冷战的噩梦,以及由以上因素诱发的持续的国内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一切不堪设想。

 

——原载2017年3月20日FT中文网。原题《中韩必须合作,朝核问题才有出路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