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75

苏小玲:关心工人,关注正义——有关沃尔玛中国的问题

September 6, 2017
2017-09-06 苏小玲 影响力荐评

由于社会体制的某种改革,经济结构变化巨大,各种企业发展形态和劳资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一方面,国家直接成了管理企业的主体,另一方面无数个体老板成了资本家,还有就是来自国际的资本商家也成为工人命运的新式主宰。中国因此构成了异常复杂多面的企业劳资生态,而利益分配的矛盾纠纷同时出现五花八门、难以描述的状态。在乡镇和都市,从私营到国有,由独资到合资,劳动关系上的各种不平等也是不一而足。或许今天中国的“工人阶级”,可以写就一部全新的著作,来分析辨别各产业工人所处的社会地位和生活状况。

普通劳动者并没有在社会的现代化进程间改变传统状态。在系列劳资的冲突中,吃亏的往往还是工人,很少会是资方。因为后者始终是被保护的“利益主体”,国企如此,私企和外企亦如此。企业员工,除了相关劳动法律在文本上的支持外,在日常的利益纠纷中则很少获得实际而有力的帮助。那些众所周知的工会组织往往表现迟钝,或干脆就站在资方的立场成为欺压劳工的帮凶。这种情况已不是个别现象,也发生在各类型的企业中。

世界500强的沃尔玛企业在中国发展,原先以带入文明与现代企业文化为傲,可是后来渐渐变味,成为一条被许多员工感觉唯利是图的商业大鳄。也遇上了其超市商场员工的维权抗争。据劳资关系问题专家王江松先生介绍:为了能够维权,沃尔玛的中国员工在许多年前就为建立工会而努力,并在全国总工会的支持下,经过协商破了沃尔玛在其本土和全球不设工会的惯例。但是沃尔玛的决策层最终又将工会转变实际的功能,使其成为手中的一种可以随意掌控的管理工具。处于劣势的员工们因为不满于企业的非法与违规的行为,多次采取批评和抗议及不合作,遭到资方的打击报复,调岗、辞退等处罚接踵而至。而工人们诉诸之仲裁机构或上诉到法院,但往往结局不佳,“输多赢少”。

 

随后,沃尔玛中国员工又为资方擅自更改工作时间、强推不合中国劳动法的“综合工时制”进行了不懈地抵制,最终在某些媒体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沃尔玛官方做出了妥协。但是,劳资间的其它冲突依然存在,他们希望社会给予足够的关注!这些年,实际的劳资双方冲突,其造成各种人权、人道和伦理危机及后果的事实更多被有意地掩盖,使人们所知道的劳动关系间的矛盾,可能就集中在某些局部的范围里。类似"富士康事件"这样被新闻曝光、引发外界高度关注的相当有限。

 

这种由外资企业中中国员工不断抗争,就沃尔玛全国连锁超市而言属于典型案列。它所发生的损害工人利益的各类举措,因为越来越多员工的自觉维权,使处于弱势群体的“工人阶级”有了一种自发、理性、持久而有一定效果的抗争运动,迫使沃尔玛企业有所畏惧、松动、反复并处于一定程度的妥协当中。而对工人造成持续的隐形伤害的企业应该是大量存在的,尤其那些高污染和高危险的企业。当然,这并不是说大多数的中外企业都在祸害工人们的利益,有良心的企业家还是为数不少。

 

越来越多的工人对无良企业主说“不”和进行有理有据的依法抗争,这与知识界一批有良知的人们的声援和支持亦有相当重要的关系。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中国劳动关系学院的王江松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常凯教授以及湖南某学院戴春教授等等深度参与的专业指导,起到了巨大的鼓舞推动作用!虽然传统的“工人阶级”这一政治概念已显得模糊不清,但是,作为经济实体存在的工人阶层却实实在在地与这个社会相共存,并时刻影响着我们每一天的生活。企业是社会生命的一个基石,而工厂、商场、水气、电力、公交、地铁、快递、餐饮等等,哪样可以离开工人的在场支撑?

 

在某种意义上说,当今的中国工人也面临一个社会巨大转变中的老问题,如同马克思主义诞生期的西方历史。在这个"原始社会主义"加"原始资本主义"的混合体中,他们为国家完成早期的原始积累被大量雇佣;他们创造着“剩余价值”,也被不公对待。尤其还加上无比强悍的“国有资本家”的介入。许多国有变成实际的私有,员工们哪有什么讨价还价的话语权?至于那些在偏远地带的县乡企业,没有多少法律意识的工人就更是无以应对企业主们的肆意妄为。

 

这些企业根本不会有制度约束,更谈不上有契约精神,要求达到不超越劳动法的基本底线进行合理用工都很困难。如此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个体,一次规模宏大的腐败案的启动之时,工人们所陷入的权利劣势中,就更是难以应对利益的正当诉求。当一种一时看不见的经济危机形成时,这种危机的结果转嫁将毫无悬念地降落在工人们的身上。多少改革中发生的“关停并转”,让工人们毫无防备地跌入绝境。而他们,依然没有自己应该拥有的自卫特权。总之,怠工抗议将会被解雇,集体罢工就是违法,上街游行示威等待他们的就是犯罪的班房——无论有多少正当甚至是从大宪法中搬出的理由。

 

此刻想起最关心工人命运的卡尔•马克思。在他的眼里,工会是一个无比伟大的组织,似乎可以解决任何的疑难杂症!恩格斯还特别看重工会在工人运动中的地位,并曾经认为“工会的行动,是英国工人运动的终极目的”。但是,马恩他们所期待的一种本意,并没有获得过真正的兑现。至于中国,在完成了列宁主义指导下的无产阶级专政之后,“工人阶级”得到了一定的尊重。但到了今天,与其密切相关的各工会组织,特别是企业中的工会,更多成为发放简单福利的职能部门,根本管不上工人具体的维权诉求与解决事务。或者,工会已不过是与资本权力结合一道制服工人的外加的行政工具。

 

中国企业工会的庸俗化倾向日益明显。作为企业的“附属品”,他们也许只留意如何分享着资方给予的利益蛋糕,无意为劳工们的权益做什么具体的贡献。据了解,在国际社会中,工会这一组织最纯粹的、能发挥积极作用维护工人利益的似乎都集中在东、西欧的国家里了。在沃尔玛的中国集团,虽然工人一波三折建立了工会,但最后却徒劳无功。因为,大环境也没有完全支持工会来维护工人们的利益。

 

社会经济的每一次波动,都会影响到他们的实际生存。近年因中国出台新的《劳动法》,修改了若干不利于资方的条款,其中包括为工人所付的成本,由此造成了外资的纷纷撤离。这部《劳动法》也引发了学术界的巨大争议、褒贬不一。而沃尔玛却也乘此机会,改变了记薪制度。这必然又引发了新一轮的劳资冲突,工人代表不断出面反对实际的减薪,争取公平。但沃尔玛的工会却对此无所作为或熟视无睹。

 

一个文明的现代国家,对生命与生存的平等关照,不应该有任何一个社会角落被轻易忽视。而人的概念应该大于工人、农民、士兵、商人等等这样的身份区别。就是说,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出于什么样的领域或阶层,都必须被社会承担看护职责的利益分配部门或是政府给予确切地关心,并依法为之服务效力。避免其处于各种遇事无助的狼狈、无望甚至感觉人身恐惧的地步!如果自己国土上的政府,都维护不了在外国资本家劳动谋生的工人的权益,那么,取之于民的税收财政又是如何地"用之于民"?毕竟,外资企业也不是殖民的机构,怎能允许自我作践?

 

因为本人也被要求作为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了类似外企工人受非法剥夺权益和劳动歧视的维权,所以也了解了一些当前中国工人的实际生存状况。诚然,中国相关的知识界人士,也必要对当下工会的积极意义进行新的理论注释。王江松先生在这方面算是个提供垂范价值的学者,正是鉴于当前中国工人总体上维权困难乃至失序的状态,他从学术思想主导实际运作的角度,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互动思考。比如“劳工政治学”,就是一个从现实出发十分切实的概念原创。

 

王江松教授曾对我透露过,希望能建立一套关于工人阶级如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获取充分自由自主、解放自身的新型理论。为此 他身体力行,深入一线,考察正在发生的工人与企业之间的利益纠纷与法律问题。面对客观矛盾难以化解的制度瓶颈,我知道他和其他学者一道是试图有所突破的。近年来连续的表达与行动效果明显,起码教会底层的工人弟兄们如何以最基本的方式保护自己的权益。尤其是对沃尔玛中国员工持续数年的大力支援,写出许多有说服力的工运意义的文章,进行多次具有影响力的讲座,有力推进了广州、长沙、深圳、南昌等地的工人维权活动。这种努力的确令人感动!

 

今天上午,王教授在群里发来了一篇由“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发的“特稿”,题为《沃尔玛违法强推综合工时制已到强弩之末?》,并附短言称:“长达一年多围绕综合工时制的沃尔玛劳资冲突,劳方受损,资方也没有赢。如何解开这个两败俱伤的囚徒困境?大家来出主意。”这说明,我们解决所有问题所存在的巨大困境。由于对社会矛盾所采取的回避态度和疏解思路非常奇特,故难以进行公开的由民意参与的各方议论、讨论和沟通达成一种共识。实际上正在掩盖着巨大的社会问题的冲突根源,以及正在形成某种严重矛盾性质的裂变。

 

就单纯的数字看,中国社会收入与分配的不平等已引起世界的关注。去年,联合国对外公布了35个贫富差距国家的统计数据。2016年的基尼数据显示中国是0.465,摆在第2位,超过了国际标准确认的0.4%的零界点,首位是智利的0.47。而摆在第15位的邻国日本则是0.33。这种关涉无数个家庭的不公平的收入与生活差异指标,也同时包含了千千万万的工人群体。当人们再去想象一下在从乡村到都市里打工、基本上无法考虑何时何地会利益受损、有时连年终的工钱都难以保障兑现的另类群体“农民工”,他们维权的可能和条件就更是令人堪忧!他们没有工会,更找不到可以维护自己的坚实组织。如果要说什么是真正的中国梦,似乎产生在这些绝对弱势的贫困者身上才更加真实。只有他们,才更渴望出现一个每一天都能遇见的美好的中国。

 

恩格斯在其《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曾这样写道:“在任何地方,一方面是不近人情的冷淡和铁石心肠的利己主义,另一方面是无法形容的贫穷;在任何地方,都是社会战争,都是每一个家庭处在被围攻的状态中;在任何地方,都是法律庇护下的互相抢劫,而这一切都做得这样无耻,这样坦然,使人不能不对我们的社会制度所造成的后果(这些后果在这里表现得多么明显呵!)感到不寒而栗,而且只能对这个如疯似狂的循环中的一切到今天还没有烟消云散表示惊奇。”恩格斯当年如此描绘的伦敦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用来表达今天中国社会的某些现实状况。

 

而我们的现实是,需要面对混合着计划经济的市场经济、国家主义又掺杂着权贵资本主义所构成了一种无法准确定义的社会形态。如此,在各种利益面前,容易发生监守自盗,容易发生杀鸡取卵,也容易发生强取豪夺。如何关注工人的生存处境,特别是遭到直接伤害的工人个体的命运,的确是这个变幻时代不容忽略的重大命题。社会需要变革和转型,转型则具有相当的风险并需要付出代价。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这一过程可以对城乡不同企业的工人,以及这个弱势群体的不正常的社会处境和不公平的生存待遇熟视无睹,对他们的切身利益和人生尊严掉以轻心。每一个局部板块的失衡都足以导致整个社会结构的深层断裂,造成全体国民生存直接的不幸现实。关心工人的生存状态,就是在关注社会正义。中国需要主义加经济,但无疑更需要体现各种具体的正义。

 

 

本文只是一篇即时随笔,为表达对沃尔玛中国员工的支持。推荐阅读《沃尔玛违法强推综合工时制已到强弩之末?》,让我们共同关注!

 

2017.8.18 

 

 

原文阅读:

 

一、沃尔玛劳资冲突形势分析
已知沃尔玛华东区3417店、3420店、0603店已经悄悄地恢复标准工时制了,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的志愿者为此采访了3417店的一名员工:
“听说你们店从7月22日起恢复了5天8小时制,有相关的公司文件指引吗?”
该员工回答说:“我没有看到相关文件,估计HR那里有吧,但是3417店确实恢复5天8小时制了。”
这个消息至今还被沃尔玛秘而不宣,因此自然也就激起人们的质疑、猜测和想象,并且激起广大沃尔玛员工,尤其是那些积极抵制过综合工时制而捍卫标准工时制的员工,特别是那些因为合法地抵制综合工时制而遭受各种形式的打击报复直至被违法开除的维权员工的强烈关注和思考。
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经过认真讨论得出初步结论:去年5月中旬以来沃尔玛大张旗鼓在全国范围违法强推综合工时制的计划已经进行不下去了,已经处于强弩之末,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理由如下:
1、沃尔玛的违法行为受到数万员工的强烈抵制,他们通过微信群、QQ群等社交媒体一群一群凝聚起来,分享信息、交流经验,甚至有四个门店罢工抗议并得到广泛的声援,之后又转入旷日持久的个体和集体仲裁和诉讼抗争,在全世界范围内激起了很大的反响。

X


2、沃尔玛强推综合工时制的确触犯了中国法律关于综合工时制不适用于零售行业的规定,在员工抗议声浪的鼓舞下,一批学者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向国家有关部门痛陈沃尔玛实施综合工时制对国家的经济、社会、政治、国际关系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3、一些地方劳动行政部门和地方总工会率先叫停沃尔玛综合工时制。8月26日 南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了《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指出“沃尔玛南昌区域门店停止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的调整变更,具体就是取消按小时计算薪酬的模式。全勤奖(即勤工奖)、餐补不计入工资。”

 

深圳市总工会、广东省总工会,南昌市总工会分别于5、6、7月明确表示零售行业不适用综合工时制,7月27日,《工人日报》第2版刊登署名“全总法律部”的文章《企业实行综合工时制须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指出“零售行业这种生产经营特点应该实行标准工时制”。
众所周知,实施综合工时制必须一年一申报,由地方劳动与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一年一审批,我们有理由推理,在员工抗议、国际国内舆论压力和上级有关部门指示的情况下,沃尔玛再次申报综合工时制很可能甚至必定得不到很多地方主管部门的批准。
4、沃尔玛推行一年多综合工时制(中间实际上已经改名为小时计薪制了),实际上并没有收到预期的降低用工成本、提高用工灵活性的效果,原因很简单,仅仅在薪酬待遇已经很低的员工身上做文章,不过是杀鸡取卵而已,我们认为,沃尔玛需要进行更加全面和深刻的改革,而遵守国家基本工时制度,恢复标准工时制以及相应的计薪方式,应该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里引用一个员工代表的分析和判断:“不排除沃尔玛有改弦易撤的可能,事实上部分员工的维权打乱了沃尔玛的美梦,让它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这种尴尬的境地沃尔玛应该是预料不到的,维权员工的毅力和信心沃尔玛也看得到,综合工时继续推广下去不担保不会是一场持久战,况且明目张胆执行估计有难度,沃尔玛心知肚明!我们奋起抗争的同事应该继续努力,牺牲了个人为十余万劳工赢得胜利也是值得的!”
二、强推综合工时制基本失败所遗留的问题
如果说以上只是我们部分沃尔玛员工的一些思考和判断的话,那么,由强推综合工时制所带来的一系列、一连串逻辑上密切相关的问题,的确应该引起沃尔玛劳资双方、工会、政府的高度重视和认真讨论:
第一个问题:去年5月中旬在全国范围强推综合工时制之前,是经过“严格”、“科学”、“完整”论证的,为此还花巨资完成了人力资源管理系统的全面升级,那么,现在在华东区一些门店率先恢复标准工时制,是停止综合工时制的又一次“改革试点”吗?下一步是要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恢复标准工时制而废止还在推进中的综合工时制(其中已经实行了作为综合工时制之准备的小时计薪制)吗?
第二个问题:沃尔玛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而恢复标准工时制呢?是中央政府劳动行政部门的不同意,还是地方政府劳动行政部门在综合计时制一年一度的审批中不同意呢?是一年来花费巨大人力财力推行综合工时制,却根本没有获得预期的降低用工成本、提高用工灵活性的效果,所谓得不偿失、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害怕广大员工进一步的积极抵制和消极怠工会导致更为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后果呢?
第三个问题:如果沃尔玛改弦易辙回归国家法律规定,这不正好证明,沃尔玛是错误的,而员工的合法维权行动是完全正确和正当的吗?这不正好证明,正是员工的奋勇抗争,才是制止沃尔玛的违法错误行为的根本原因吗?这不正好证明,沃尔玛员工的维权行动取得了重大的胜利吗?十万沃尔玛员工不是应该乘胜前进,从根本上彻底否定沃尔玛强推综合工时制的违法行为吗?
第四个问题:如果沃尔玛恢复标准工时制而废止综合工时制,那么,如何对一年多来以欺骗、围攻、监视、调岗、降职、强派出差、蓄意和任意连发指导和警告等种种令人发指的手段,逼迫员工在含有小时计薪制等内容的员工手册附录上签字,最后又以“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这一莫须有的理由违法解雇拒绝签字的员工的一系列公司非法管理行为,对十万沃尔玛员工和社会各界有一个解释和交代,对受到迫害的员工有一个道歉、纠错和赔偿呢?
据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的初步统计,有数百名抵制综合工时制的员工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击报复,其中相当一部分被非法解雇(开除):1059店李荫、王明林,3404店梁银英、张菊兰、刘太胜、邹文秀,3409店毛惠,1056店黄国富、谢金娣,1043店翟秀华,2433店夏二保,5782店吴清、王贝、游国英、邓玉清、陈玉兰,1049店董卫东,1047店刘玉财、贺小英,0126店曾凡荣、0128店胡玉彪,0209店饶德生、陈涛,0211店蒋琼英,5746店杨彬、唐春华,1006店周长钢、高杰,3400店邱国清、汪国亮、周应辉、黎禹秀、杨长平,2486店吴敏胜,101店闵建军,2016店夏卓宝、李方林,等等。被沃尔玛威胁逼迫离职的员工有:2773店文丽、3403店周兴、3432店陈汉耀、1059店李菊梅、1056店邹伟英,等等。遭受其他打击报复的员工就更多了,比较引人注目并提起仲裁和诉讼的有2493店周显忠、3432店莫明生、郑实标,2701店李金勇,1043店叶东涛,5722店罗军,等等。
第五个问题:一部分受到打击报复和非法解雇的员工依法提起了劳动仲裁,但大部分被驳回请求,继而走法院一审二审,大部分也维持了仲裁结果,只有在少数案例中员工仲裁获胜,或者在一审二审中改判获胜,甚至出现集体申请仲裁时被拖延或拒绝立案的情况,这个问题应该、必须引起仲裁院和法院的高度重视:既然连沃尔玛自己都开始改正其错误和违法地推行综合工时制的行为了,那么,当员工因抵制综合工时制遭受沃尔玛打击报复而提起仲裁和诉讼时,仲裁院和法院当然应当裁定或判决资方承担违法责任,保护劳方的合法权益,维护法治的尊严和社会的公平正义,但是,在上述仲裁和诉讼中劳方输多赢少的事实和结果,表明地方司法部门出现了很大的失误和错判,应当依法予以纠正,否则会在中国司法史上留下黑暗的一笔。
三、对沃尔玛、政府、司法部门和工会的建议
1、沃尔玛员工很认同沃尔玛初来中国时实行的并且现在还在倡导的企业文化,沃尔玛员工也愿意在一个合法和人性化的企业中与资方合作共赢,分享世界财富五百强之首的荣耀,但最近十余年来,沃尔玛企业文化和管理每况愈下,对员工不诚信、不尊重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而各级管理层贪腐之风盛行,管理层与员工的对立日益加剧,这才是沃尔玛的真正危机所在。沃尔玛资方应该真正落实其所倡导的企业文化,就必须对现行经营管理制度进行全面改革,而不能把员工作为替罪羊和“改革”甚至“革命”的对象;应该遵守中国法律,就薪酬制度、工时制度、奖惩制度等等与员工平等协商,达成共识;员工只有在得到尊严、公平报酬和体面生活的前提下,才可能真正成为“公司的最大的、最宝贵的财富”。
2、政府和司法部门要为沃尔玛劳资双方提供公平正义的法治环境,及时通过劳动行政和劳动司法纠正沃尔玛做出的违反中国法律、损害员工合法权益的行为,尤其要纠正沃尔玛对抵制综合工时制的员工进行打击报复的违法行为,纠正有损员工合法权益的冤假错案,恢复劳动行政和劳动诉讼的公正性和公信力。
3、各级总工会应该坚决支持沃尔玛员工积极行使民主选举、民主监督门店工会委员会和工会主席的权利,防止沃尔玛资方违背沃尔玛与全国总工会达成的五点框架协议,把门店工会变成由资方控制的老板工会,变成为资方专横霸道、欺压员工的管理行为背书点赞的傀儡工会和黄色工会,而是按照工会法的规定,把工会变成真正属于工人自己的、代表和维护员工合法权益去与资方进行平等协商、集体谈判的组织平台。我们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愿意为工会的改革和发展助一臂之力。
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
2017年9月4日

——沃尔玛违法强推综合工时制已成强弩之末?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