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75

荣剑:中国之不可思议

September 3, 2017

2017-09-03  荣剑闲潭

 

前几天我写了“中国之不可翻译”,许多人没读懂,或一知半解,以为我只是讲的翻译问题。今天我写“中国之不可思议”,是要检讨我自己实在读不懂一些中国人。上海松江交警抱摔妇孺事件之后,社会议论汹涌,我昨天也写了评论——欺凌妇孺,天理难容!按理说对这样一个事实清楚,警方在第一时间迅速对涉事警察做出了处理,发布不实辟谣信息的某警察网也已公开道歉的情况下,社会舆论应该不会有过大争议,但没想到的是,争议巨大,不可调和。上午程凌虚先生发来一篇文章,提出的问题直击要害:

 

为什么警察自己都觉得理亏、警方在第一时间就界定了民警粗暴执法不妥、并且都已经处理了犯事民警了,为什么有那么多同样有机会被随时抱摔的老百姓在替恶警说话?是犯贱呢?还是有什么深层社会心理原因?

 

我在私信里回复程凌虚先生说,现在越来越觉得中国不可思议,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事情如此清楚,是非就是讲不清楚,原因究竟何在?

 

 

著名女性作家六六的观点有代表性,她认为,不能助长“我弱我有理”。以后发现“儿童在手,天下我有”以后,偷盗的抱小孩,强奸的抱小孩,要饭的抱小孩,强行占道的抱小孩,警察没法干了。我坚决支持警察。有人问她:抱的是你家孩子,你还会这样说吗?她的回复是:我长这么大没跟警察发生冲突过。警察代表公权力。私权不能逾越公权。她为此主张:一定要把暴力阻挠妇女绳之以法!(这显然是个病句,她的意思应该是:一定要把暴力阻扰警察执法的妇女绳之以法!)她说到赵云之所以能在曹操百万军中七进七出,是因为赵云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因孩子而免于被身杀。她是不是想就此证明,这个抗法的刁妇拿孩子做人质而逃避了法律的追责?

 

六六作为一个有着上千万粉丝的大V,显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就评论说,对于刁民必须采取霹雳手段。还有不少人是拿美国说事,说这个妇女如果在美国和警察推搡,早就被警察一枪击毙了。我在一个群里发了我的文章,有人随手就发了一个美国警察殴打平民的视频,并写道:“嗯,那可以尝尝皿煮下的警察作为”。此人把民主故意写成皿煮,意思很明确,皿煮的美国警察比中国警察更狠。如此说下来,松江这位警察抱摔妇孺倒地,真是太客气了。

 

如何看以六六为代表的这些人的看法?有人说这是五毛言论,是二的表现,我的一个朋友批驳说:不是五毛不五毛的问题,也不是二不二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已病入膏肓了,基本没救了!另一个朋友小毕也是同样的看法:中国,美国,两国警察同样面对一个抱小孩的妇女的侵犯,回应方式却天壤之别! 这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否文明的表现。美国警察知道他面对着一个弱小的心灵,而中国警察却无视儿童的安危与心灵的创伤! 粗暴、野蛮建构了灭失人性的行为价值 ! 网上看到有的华人为其粗暴执法叫好,是人道人性在他们价值观与心灵中已经死亡,虽然他们还活着,如行尸走肉 !

 

所以,程凌虚先生有他的焚心之问:不知道这群评论的人是有组织的?还是无关的吃瓜群众?如果是有组织的,那这个组织太恐怖了;如果是吃瓜群众,那中国教育太失败了。我亦有深深的同感,感觉根本无法理解类似六六这些人的思维和价值观,我说“欺凌妇孺,天理难容”,他们能容得下这个天理吗?

 

再来看看其他人的看法。一位署名杨洪昌的网民,把相关的争论分为四种情况:1、强烈谴责这一暴力执法行为的;2、坚决维护警察权威的;3、各打五十大板的;4、认为是小题大作的。他认为,第一种情况是压倒性的,他就属于第一种情况,理由很清楚:一、那位女子在被绊摔之前手抱孩子,她的推搡对于执法的警察实在构不成人身威胁;二、绊摔之后,孩子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哇哇大哭,执法警察却不管不顾,并从一名警察增加到二名警察去制压该女子!三、从上海警方停止那两名执法警察职务的决定来看,也表明其行为是必须要受到谴责的。

 

这位网民是一名从警31年的退休警察,他说他看到这一幕时,羞辱难当!他认为,警察只有依法执法、文明执法,才会有权威!反之,就不是权威而是滥权。对于“她的这种行为在美国是可以开枪击毙的”说法,他以为实在是太流氓啦一一你这纯粹是在比烂啊!人家的好你咋就不学学呢?至于说是小题大作的情况,他只说了一句:难道非要把大人小孩都摔死一一像雨田君一样去见了阎王,才叫大题?!

 

如果把这位退休警察和作家六六置于在一个空间里讨论的话,我相信是讨论不出结果的,三观太不一样了。六六这样的人物,能以作家的身份存世,称得上是精英吧,也是为人之母,她所掌握到的话语资源岂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警察可以比拟的。在她居高临下地对刁妇刁民发出道德谴责时,她可以获得她想得到的掌声。她说私权不能干预公权,说的真是太轻松了,在庞大的公权面前,私权不要说干预公权了,就是如松江这位老妇推搡一下公权,不就是被马上摁在地上而不得动弹吗?她可以在这个事件上完全支持警察,这是她的权利,即使她有理由对她所指的刁妇持有傲慢之心,我惟一要向她质疑的是,为何对那个被摔在地上的孩子,竟无一点恻隐之心,这才是她真正让人悲哀的地方。

 

这些年来吾国日趋这个德性,日趋让我不可思议。从柴静之争到杨绛先生去世之争,再到今天松江交警执法之争,争议之大令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柴静自费拍纪录片揭示雾霾之重是十恶不赦的事情?为何会被这么多的人拍砖责骂?难倒百岁老人杨绛先生一定要奋笔疾书抗议专制才能青史留名?为何她和她丈夫钱钟书先生会在她刚去世时遭到这么多的诟病?包括这次争议,无非就是老妇有刁妇之嫌,有抗拒执法之嫌,有先推搡警察之嫌,但即使有这些嫌疑,在她怀抱一个孩子时就可以将其摔倒在地?就可以对孩子的安危不管不顾?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有这样冷血腔调:在美国这样的人早就被毙了。这是有什么样的毒蝎心肠才会说出这么毫无人性的话来!不要说美国绝不会有这样的事,即使有这样的事,如同退休的杨警官所说,你就为什么不能学人家的好呢?

 

社会撕裂,人心撕裂,这些年来愈演愈重;不管是大事小事,一旦进入公共话语领域,便是争议四起,各种极端言论堂皇出现。有五毛,有精英,加上各类主义,打得不可开交。人心冲突之巨,似乎无可修复。中国的主流价值究竟何在?不可思议的中国何时才能归于常态?

 

最后,我要对六六说,你可以是一个作家,你也可以是一个“文化精英”,但你不配做一个合格母亲!

 

            写于 2017.9.3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