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75

荣剑:欺凌妇孺,天理难容

September 2, 2017

2017-09-02 荣剑闲潭

 

昨天爆屏的上海松江交警将一老妇连同她抱着的幼童一把摔在地上的视频,震惊全国,引发公愤!这个交警将老妇绊摔倒地时,不顾幼儿被摔在地上哇哇大哭,会同另一警察将老妇死死压在地上,用手铐反铐老妇双臂,全然无视幼儿的安危。看到这些画面和老妇被制后的浮肿面容,我真是怒不可遏,难以相信这是两个人民警察的所作所为。

 

稍觉欣慰的是,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之下,松江警方在第一时间发布消息,承认交警抱摔妇孺倒地的事实存在,涉事民警当即被停止执行职务并接受警务督察部门调查。稍后上海市公安局也通过官微表示:“该事件中民警为制止当事人无理纠缠而粗暴执法的行为是错误的。警方始终坚持依法从严治警,始终要求民警坚持理性、平和、文明、规范执法。针对这一本不该发生的事件,将进一步强化全警法治意识,规范全警执法行为,努力提升整体履职能力和服务群众水平。”上海市区两级警方目前对事件的反应,应该说还是及时的和积极的,不掩盖基本事实,迅速对事件的性质作出正确判断。

 

 

与上海警方处理事件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警察网在事件刚刚发生时,在官微上发出辟谣声明,称“上海警察怒打抱小孩妇女是2015年的旧闻”,辟谣帖最后居然还这么写道:“蜀黍表示欢迎大家监督,但是质疑前记得先核试一下哦”。在松江警方承认了事件真相之后,该网站才不得不删去上述辟谣声明,并承认错误,向网民道歉。中国警察网自己未经核实事实,率先发出不实言论,所谓辟谣实际已经涉嫌造谣,最后被事实打脸,自毁公信,完全是咎由自取,除了道歉之外,还应该深刻反思。

 

对本次事件应该深刻反思的,肯定不能仅仅限于中国警察网,也不能限于上海警方,而是应该在整个公安系统内进行。这次松江交警抱摔妇孺事件,之所以引发全国公愤,是因为警察粗暴执法是针对妇孺而去。即使这位老妇妨碍警察执法并对执法警察有推搡行为,这也不能成为警察如此粗暴执法的理由,更何况老妇还抱着一个幼童。基于保护儿童生命安全的人道准则,警察在第一时间里就应该充分注意到这一特殊情况,从保护儿童生命安全出发来处理违章事件。而更不能原谅的是,在幼童被摔倒地上时,警察不予以积极救助,反而是全力将老妇压在地上,完全不顾幼童的生命安全,让人看了实在是是可忍而孰不可忍!

 

 

一个不大的事件,引发天大的反应,可谓人神共愤,完全是因为涉事警察的粗暴执法不仅触犯了法律,更严重的是违背了天理。

 

何谓天理?天理不是成文法,天理没有写在纸上,也没有谁来规定天理的条条框框,天理看不见摸不着,但天理绝不是虚无的存在,天理实实在在地存在于每个人心里。《尚书》有言:“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这里说的天视和天听,就是天理,天理就是民意,天理就是民声。民意和民声被置于天理的高度,是中国几千年来的人文传统,是约束当国者的基本准则,也是人世间一切成文法的出发点和归宿点。中国的天理就相当于西方的自然法,自然法高于成文法,自然法是成文法的源头,而自然法就是人心自然存在的正义感和良善的道德心。如孟子所言,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之端也。而所谓恻隐之心,最原初最直接的表达,就是对妇孺的态度。在人群中,妇女较之男人为弱,孩童较之成人为弱,强者保护弱者,这就是天理,是人性,是自然法。泰坦尼克号即将下沉,让妇女儿童先上救生船,这是男人必须遵守的天理,违背这个天理,那就不是男人,也不是人了。

 

 

中国制定了保护妇女儿童法,对于欺凌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将予以更重的法律惩罚。这是天理的法律化,使得抽象的天理、民意、民声得以具体的实现。基于妇女儿童保护法,不仅绝不能欺凌妇孺,而且即使是对女性罪犯,亦要对她们实行特殊的人道待遇,更不用说对那些没有触犯法律的女性和儿童了。此次松江交警的粗暴执法如果是针对男性公民(此类事极多),可能还不会引发如此之大的舆情反应,恰恰就是因为涉事警察肆无忌惮地攻击手无寸铁的妇孺而遭到社会一致谴责。这绝对是天谴,是基于天理人心的谴责,目前对事件所表达出来的巨大民意和民声,就是天谴的具体体现。

 

警权的泛滥和不当使用,是对公民人身权利和安全的直接威胁,也是法治国家建设的大敌。法学教授王建勋说得好,“驯服警权是迈向法治的第一步,建立一个有限政府和法治社会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限制无所不在的警察权,使其遵循符合正义的原则和规则”。松江交警粗暴执法引发的公众讨论,希望能够引起政法部门的高度重视,从切实规范警察执法入手,完善自我约束和法律约束的各项制度,为真正建设一个法治国家而做出实际的贡献。

 

    写于 2017.9.2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