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75

黄一龙:论贪腐同志的正能量

September 1, 2017

众所周知,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它教导说世间一切事物都是“矛盾统一体”。根据这个道理,观察几年来在反腐运动中落马的过百万中共(腐)同志,我发现他们除了贪财透顶腐败透顶下流透顶无耻透顶的负能量以外,也有值得歌颂值得学习值得宣传值得颂扬的正能量,构成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矛盾统一体,符合马克思主义。

要宣传腐败同志们的正能量,最简便的办法自然是复述他们落马以前党媒对他们的宣传,某某领导参加了主持了什么会议作了什么报告考察了什么事业做了什么指示等等,那是绝对正确也绝对真实的正能量,因为他们就是党的领导,他们就是党;对他们的任何怀疑都是抹黑党的负能量。自然,由于他们的落马,取而代之的先是党的纪委的双规公告,说他们违反党纪从而划清党与他们的界限,继而是某个法院的判决书历数他们贪腐的罪行,从而把他们打入犯罪分子的行列。根据依法治国的规矩,对他们的评价,也该“依法”遵守判决书了。而所有的判决书,都仅宣告罪犯犯了什么罪,亦即只说了“负能量”,难道我们能够在判决书里找到什么正能量吗?

能。

他们不曾是充满正能量的党代表吗?他们不是曾受到党媒的种种宣扬吗?而他们的所有正能量言行不是并未在判决书里被否定吗?这就代表着他们依然拥有为法律承认的光辉形象嘛!而且,无论贪腐同志们盗窃国家财富多少亿多少万亿把国家弄得民穷财尽,都没有一份判决书判处他“颠覆国家政权罪”。我们不妨把他们与其他涉及“颠覆国家政权”的重罪群体作一比较。

例如,党和政府的大敌“反党反社会主义”群体。这类人士,在监牢外面的时候被名“公知”:公共知识分子;进去以后就是“公敌”:党国和人民的敌人。他们的罪状,就是发表意见。一个人每天都要说话即发表意见,抄成文字成千上万,但是聪明的司法机关总能从其中查到它不喜欢(或很喜欢)的东西。以其中一位最近“因病死亡”的罪犯先生为例,他因 “出于对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满”,“伙同他人撰写了题文章,提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等多项煽动性主张”(引号内为司法文书原文,下同),被北京市中级法院第一分院贾连春审判长判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那么请找找,千百万贪腐罪犯同志中,有哪一位也因对我国的国家政权不满而煽动颠覆它因而被法院判罪?假使他对党国也有一丝如同病亡先生那样不敬,法院还能不严加判处吗?这就从反面证明,这些同志即使腐败透顶无耻透顶,也不忘热爱国家政权热爱社会主义。这样可敬的精神,还不算正能量吗?

另一个群体是“维权律师”,帮助被告维护合法权利的,或称“死磕律师”,死死抓住法律条款绝不松手弃权的。其实维护公民的法律权益本来就是“律”师的职责,“死磕”自己的职责更是任何从业人员的基本操守,这种人士在现在的司法环境里却成了异类,其一个代表就是浦志强先生。他有个嘴巴,自然也天天说话,还上互联网发表意见。明察秋毫的司法机关毫不费力地从他千言万语中查明,他和友人在家里居然研讨敏感问题,从而实行抓捕,捕了不好定罪,更以“在网络上多次发布挑拨民族关系、煽动民族仇恨内容的微博,并激起部分网民的民族仇恨、民族对立情绪,具有现实的社会危害性,达到了情节严重的程度”,和“利用网络辱骂多人,用语不仅粗俗而且恶意明显,具有辱骂、中伤、攻击和贬低他人人格的特点”,由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张素莲审判长判犯“煽动民族仇恨罪”和“寻衅滋事罪”。试问以上两项罪名,哪位贪腐同志的罪状里面出现过呢?贪腐同志们既不煽动民族仇恨也不辱骂他人,要煽动仇恨也只煽阶级仇恨,要骂人也只骂下属,都是合乎马克思主义和党规党法亦即正能量的。所以也是可敬的人啊。

说了以上言论,深感有为腐败分子洗地之嫌,甚至可被怀疑当了谁谁的白手套,参与把他老婆二奶的钱财往美国转移。所以,如果仅仅为这些众所不齿的家伙说点公道话,权衡利弊,我也不愿多此一举。只是澄清这个问题尚有一个重大的作用,远高于某个前长官今囚徒有无正能量之问。因为我们的国家是党经由上上下下千千万万领导人领导的,而贪腐分子也是不断从上上下下千千万万这些领导人群体里面抓出来的。由此发生的问题是,难道那些呆在监狱里的同志,是被抓以后或者判决以后才成“分子”的吗?假如不是,那么那些当时暂处监外从乡到省到最高层的同志,他们所领导的单位是在党领导下呢,还是在“分子”领导下?因而当时那里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呢,还是贪腐主义?是贪腐分子也可以领导社会主义,还是他们已经领导着贪腐主义而使社会主义的某些江山变色了?我们成天在批判“抹黑”党国历史,如果上述疑问的答案居然是后者,不正是最严重地抹黑了党国吗?因此,理直气壮地为贪腐同志正名,宣传他们在踏进监牢以前为党为国所建的功勋,以及入监前后的爱党爱国正能量,正是党的思想政治工作的迫切任务。

这就给理论创作部门和舆论宣传部门提出了一个研究任务,贪污腐败这种盗党盗国的滔天罪行,怎么能够和爱党爱国的高尚品格共处于一个分子同志身上呢?我在这里提出一说,供他们参考。我看贪腐诸公的爱党爱国,绝非一时的欺世谎言,而是出于他们本身的迫切需要。如果没有一个高度集中的党国,他们怎能把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一切国家权力”捞在自己手里用以卖钱贪腐?而对于暂时掌握党国某些权力的贪腐同志高抬贵手,又是当局履行“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的列宁主义理论的必然选择。因为如果真要杜绝从上到下无处不在的中国特色腐败,非让全民动员起来监督权力不可,而这就一定落入“公敌”们宣传的西方民主自由的陷阱了。——这种“陷阱”,在文献上看似乎正是多数中共先贤的初心,但是它如真正实现,不是完全颠覆了党所不容分享的革命政权了吗?所以,一部当代中国的发展史,事实上就是中共领导下的反贪腐力量、不贪腐力量、待贪腐力量和已那些入狱贪官、待入狱贪官、躲过入狱的贪官既互相对立彼此亮剑又合力奋斗共同专政的历史。“矛盾统一”的宇宙真理,在当代中国得到完美的体现了。

本题的内容在此说完。剩下“本题”本身,尚有一个题外的说明:其中所谓“能量”,在物理学上属于只是大小多少的“标量”,而非正负走向的“矢量”;所以“正(或负)能量”之说会遭物理老师发给零分。不过本题的正负能量区分,抄自党的正式文献,可称中国特色物理学,或许还属什么思想,当可例外,特此说明。

2017年9月1日于不设防居

五柳村2017年9月1日(星期五) 晚上8:56收到

Go Back

Comment